正点游戏

走进顶级歌舞秀后台探秘舞娘不为人知的一面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0-22

  不知从哪年起,中国游客出国旅游时热衷于一种叫”艳舞“的表演,于是一些导游领队就投其所好,将很多明明在国外健康高雅的歌舞秀也灌上了艳舞的名号,其中最著名的要数巴黎的红磨坊和丽都,其实人家虽然香艳却一点也不情色。

  在德国柏林的弗里德里希皇宫剧院(Friedrichstadt-Palast),过去两年每天也会上演几场名为THE ONE Grand Show 的梦幻歌舞表演,如果按上面的标准也绝对会被归为”艳舞“之列,上百名衣着华丽的舞者在世界最大的剧院舞台演绎着让人神魂颠倒的经典巨作。《纽约客》以十大“必看”景点之一来推荐它;Lonely Planet称它“叹为观止”、“惊心动魄”;《VOGUE》以绝无仅有的最美舞者对它赞誉有加。

  表演的情节并不复杂,简单说就是一个年轻人在梦中寻找那个对他来说意味着一切的人-THE ONE。但超过1100万欧元的舞台制作费用,让The One成为欧洲最繁复精致的表演,舞美设计融入了大量高科技,最攫人眼球的莫过于灌满荧光水而色彩纷呈的舞池,将一切溶解、纷飞、旋转、漂移。

  弗里德里希皇宫剧院有着近百年的传奇历史,三位创始人有的因为有犹太血统,有的因为性取向,有的因为建筑风格的原因在二战时期都受到法西斯的迫害,可笑的是纳粹却把这里作为了最主要的宣传剧院。后来因地基塌陷被迫重建,1984年再次开业,成为当时民主德国最后的标志性建筑。

  剧院在柏林著名的夜生活区,也是德国剧院最密集的地方。晚上演出开始前门口就排起了长队,大厅里备好了香槟、小食,男女老少盛装出席,就像参加时尚party,弄得我们这些穿着随便的外国人都有点不好意思。

  因为演出时不允许拍照,我们跟着工作人员提前进去参观。别看从外表看剧院的建筑并不起眼,内部却非常高大,当我们走上面积达到2200 平方米的巨型舞台,立刻感受到聚光灯下不同凡响的感觉。这里曾经是全世界最大剧院,直到现在在欧洲也数一数二,1899个座位每年要接待百万观众。

  演艺界的很多顶尖明星大腕包括Shirley Bassey, Joe Cocker, Phil Collins都曾站在这座传奇剧院的舞台上。要维护如此巨大的舞台,背后一定要有强大的管理团队和高端的技术,剧院后台的控制中心通过电脑把握全局,否则真是要乱成一锅粥了。

  道具车间,对真的是个巨大的车间,车床飞速旋转,几个师傅正在一旁交流技术,表演中各种炫目的道具大多出自于这里,有些跟新一代”VIVID SHOW“相关的道具当时还处于保密阶段,婉言谢绝了我们的拍摄。工作人员问我们是否有兴趣去看看舞娘的化妆间更衣室,对于这样神秘香艳的场所,好奇的骚年们当然不会放过。

  原来那些腿长两米的小姐姐们就是在这个小房间里变美的呀,不足三十平米的小屋内充满着浓郁的脂粉气,一组乳白色的梳妆柜加几张转椅,桌上凌乱地摆放着舞娘们日常化妆用品,满墙都是稀奇古怪的饰品,大家对每个角落都充满了好奇。

  有些人偶上写着演员的名字,面部居然还扎了几根小针,难免会让我们想起中国传统的”扎小人“,其实只是用来固定演出中特定角色的服饰。

  拐过屏风突然看到两个浓妆艳抹的金发美女,真是吓了一跳,烈焰红唇,精致的妆容,粉嫩的肌肤,甚至还佩戴了精致的首饰,还以为撞到了正在更衣化妆的舞娘,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想多了,人家只是个造型用的玩偶而已,用来试装看效果地。

  墙上贴满了照片,都是曾经参加过表演的艺人,别看在台上火辣性感,生活照很多却也是清纯可人。挂着几样东西一定会让人想入非非,bling bling 水晶珠链,女王范儿的高贵黑,浓妆艳抹外透着帅帅的酷。

  最后还与妆后的舞蹈艺人来了个亲密接触,The ONE SHOW中服装造型比较有特点的四位演员在上场前请我们拍照,他们都很有经验,特意选了绿色的电梯为背景。

  几位本来身高就在180左右,穿上高跟鞋,再带上头饰,真是自带气场,让我这长腿叔叔都感到了来自女生的压迫感。近距离与这样清凉的外国美女接触,最初还是有些不适应的,好在她们经验丰富,外表高冷其实人都特别随和有礼貌。

  身经百战的演员们,大概经常经历这样的场面,在狭小的电梯里表现力也非常强,不停变换各种姿势,随便抓一张就很上相。

  搞不清他们各自的服装代表哪些人物形象,也许只是为了好看。多彩的服装是这个表演一直推崇的Colours of Respect (尊重的颜色),其灵感来源于艺术家Gilbert Baker 在1978年设计的彩虹旗,被广泛用于LGBTI运动、和平运动与环保运动,以此表达对人类多元化的尊重。我想在剧中如此强调这些主要是跟剧院创始人的遭遇有关。

  据说欧洲顶级歌舞表演中对演员要求极高,舞娘必须具备一流的身材、相貌、舞技才有可能被选入团队,当然等待她们的还有一般人可望不可及的高薪和人们对艺术家的尊重。有些舞娘甚至能从十几岁跳到四十多岁,要保持良好的状态真的不容易,个中艰辛只有她们自己才能体会。

  THE ONE的表演现场不允许拍照摄像,从官网找到最经典的照片,号称全世界最长的舞娘队列,三四十个魔鬼身材,肤色各异的网袜美女,通过性感热烈的舞蹈演绎关于情爱、渴望梦想,在舞台上这也是表演中的最大尺度了,不过衣着非常保守健康,连8岁小孩都能入场。

  其他类似于杂技、魔术、歌曲之类穿插在演出中,十分绚丽灿烂。演出结尾时,我和其他观众一起拍下了全体演员谢幕的照片,不过这时离THE ONE完成历史使命仅剩下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大约每两年,剧院就会编排一场全新的歌舞表演,给观众带来新鲜感和无尽的期待。

  2018年9月底,弗里德里希皇宫剧院上演名为VIVID GRAND SHOW的全新歌舞秀。我查了下最低只需要19.8欧元,老人孩子还有折扣,绝对是全球歌舞秀中的良心票价。

  剧情依然走的是简单的奇幻路线,女机器人 R’eye的封闭世界中突然出现一种轻盈的直觉,她用一个孩子的眼光开始全新地观察世界,发现我们经常忽略的事物中存在的,令人倾倒的美。就像光影通过棱镜,她的感知逐渐铺排出生命的色彩,R‘eye 一步一步地发现了她的隐藏身份。

  这部歌舞秀的制作团队来自世界各地,头饰的设计者Philip Treacy被英国《泰晤士报》誉为”世界上最著名的制帽人”,曾为英国女王、 Alexander McQueen, Ralph Lauren, Lady Gaga 和 麦当娜工作过。舞台布景则是由美国人Michael Cotten创作,他曾为 Michael Jackson, Phil Collins, 以及超级碗和奥林匹克体育场设计过节目,可以说是大腕云集,其实完全不必在乎情节,就算不懂英语德语,这些华丽的服装场景和美女帅哥才是重点。

  这部剧投资增加到创纪录的1200万欧元,在世界最大的剧院舞台上,梦幻般的服装和舞美设计,超过100位风姿卓越的艺术家将用人体之美、艺术之美,舞蹈之美,献上对生命的爱的宣言,非常值得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v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