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点游戏

近代国人是怎么学英语的?知道真相的我眼泪快掉下来

来源:首页 | 时间:2018-11-30

  主要是民间老百姓跟洋人打交道多了,自发总结的英语学习资料。老百姓跟洋人打什么交道?不用问,做生意呗!所以,这本《英话注解》里有专门的门类介绍数目、银数目、洋数目、五金、颜色、秤尺什件、税捐、进口货、出口货门的英文发音。

  只要能赚钱,老百姓学习的热情是无穷了。去过广西阳朔的人,或许都见过能讲6种外语的街边小贩,人家讲的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洋泾浜英语”。

  但“洋泾浜英语”有个大问题,贩夫走卒用来跟英国人做生意进行简单沟通还行,上不了大台面啊!

  1856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英法联军打到北京。1860年签订《天津条约》,规定将来所有的中外条约都要附有洋文(主要是英文)。清政府就需要自己的译员,而当时懂英文的大多是出生底层、靠“洋泾浜山歌”学习商贸英语的通事。

  但这是正式的外交场合,“洋泾浜英语”的翻译,一开口外国人就笑了,在外交里面需要用到很多国际法的文书词汇。洋泾浜英语根本hold不住。别看写字楼的白领说话不时蹦出来几个英文单词,你让他们用全英文演讲试试?

  比如签订《中俄改订条约》,收回伊犁特克斯河流域土地及部分利权的曾纪泽。当时一开口就是一口流利的古英语,就连欧洲人都为之倾倒。这口《圣经》式的英语犹如中国的文言文,并非所有英国人都会。

  那么曾纪泽的英语是怎么学的?这还要感谢他的老子曾国藩,曾国藩眼界开阔,知道未来世界的趋势是跟着洋人学习,就在家里给孩子请了传教士当外教。

  曾纪泽刻苦学英语,独创出“西洋字调合并法”:把注音汉字和英语单词的本义联系在一起,比如:骗=cheat=欺特、死=die=歹、热=hot=火特。

  一个黄皮肤扎辫子的中国人,一开口就是古英语,西方人的震惊可想而知。左宗棠收复新疆与俄国进行的外交谈判,其中就有曾的功绩:“与俄人力争,毁崇厚已订之约,更立新议,交还伊犁及乌众岛山,帖克斯川诸要隘,有功于新疆甚大”。

  这还是只是特例,不是每个想学习英文的中国人都能请得起外教,即使到今天也不可能。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风口,在那个欧风美雨汹涌而至的时代,最大的风口就是“西方”,任何跟西方沾边的事情,都能获得极大的发展潜力。而语言的学习作为中西交流的桥梁,而是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一直贯穿到今天)。

  别看今天的商务印书馆这家百年老店厚重矜持,100年前在上海滩也是“骚气”十足,引领一个时代的文化浪潮。

  商务印书馆于1897年成立,在文史哲圈子里虽然因整理《四部丛刊》等重要古籍,编辑“万有文库”“大学丛书”等大型系列图书蜚声海内外,但从1898年开始,商务印书馆就踏入出版英文读本的领域。

  无论从出版的数量,还是内容的广泛性来看,在晚清英语教材出版市场中,商务印书馆都堪称执牛耳者。1902年,商务印书馆成立编译所之初就有“英文部”的建制。

  复旦大学外文系教授葛传槼,1920年代曾是是商务印书馆的小编辑。(所以,你知道以前商务印书馆英文部的实力了吧!)

  他记述了后期英文部的详细状况:1926年底“我到英文部工作,是全部中年龄最小(仅二十岁略多)者。部长是邝富灼博士……几乎不懂汉语(注:据很多人回忆,邝富灼很小的时候就去了美国)。大家相互谈话都用汉语,但跟邝博士谈必须说英语,称他‘Dr.Fong’;写一个便条给他也必须用英语。除对邝博士外,大家用汉语谈话,可是互称‘Mr.’加姓,而不用‘先生 ’、‘君 ’、‘兄 ’、‘翁 ’等,这是上海当时某些‘高等华人’的惯例……英文部内存有丰富的资料,而且互相请教也蔚然成风……

  1898年商务印书馆在推出《华英初阶》和《华英进阶》两书后,又连续编出《华英进阶》第2至第5集。1899年将《初阶》和《进阶》合成一集出版,题名《华英进阶全集》。

  据邹振环教授的介绍,《华英进阶全集》充分考虑了可读性、丰富性,选了很多西方的名人传记、生活常识、奇闻轶事、动物、应用文体裁写作的课文,采用汉英对照的编排方式。

  这书还强调了背单词的重要性,每一课中一般教授6个新单词后,均搭配有6个例句,旁为文言翻译。如,“My”译成“吾之”;“He and I can go”,译成“彼与吾可以去”。全书分为“字母表”、“两字词”、“三字句”,直至“五字句”等,最后为“宗教课程”(Religious Lessons),包含一些基督教宣传,如“God gae me”,译成“上帝造吾”等。

  根据邹振环教授的研究,1908年正式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英华大辞典》,以外国人《纳韬而氏字典》为底本。

  全书收字12万,共3000页,附图1000幅,附录5种。这本书的附录很有特色:附录一“英文引用邦字语解”,收录英文中常用的拉丁语、法语、意大利语1200条;附录二“略字解”,收录缩略语1200条;附录三“记号汇释”,收录88种数学、商务及文法常用记号;附录四“英华地名录”,是1400个中外地名的中英文对照;附录五“人名字汇”,收录9000多位国外名人的国籍、身份和生卒年份。

  《英华大辞典》意义非同寻常,它基本上等于梳理了中国人对于英语国家的认识,这个辞典成为当时当之无愧“钻研西学者”的宝贵“津筏”,对中西方科学、文化、技术的交流起了重要作用。

  张元济很知道如何利用“名家”营销——请盛宣怀题签,请严复写序,高冷的严复大师盛赞新编的这部辞典“搜集侈富,无美不收”,是一部“与时俱进”,“较旧作犹海视河”,且“图画精详、译迻审慎”的巨著。

  据说,胡适、梁漱溟、郑晓沧、钱玄同、章克标、戴家祥等人,早期学英文都是读《华英进阶全集》。更变态的是东北的奉系军阀杨宇霆,年轻的时候参加清朝政府选派赴日留学生,考试要测外语,据说把《华英进阶全集》从头到尾背了一遍,这书的江湖地位不亚于现在的《新概念英语》了。

  更厉害的是张元济,光绪皇帝让他推荐一些学英语的书,张元济直接给皇帝推了《华英进阶全集》。看看吧!连皇帝都得老老实实读教材,学英语,背单词,练口语……

  2、邹振环:《近代中国人这样学英语:来是“康姆”,去是“谷”,烘山芋叫“扑铁秃”......》,文汇APP


[!--vurl--]

正点游戏相关

    无相关信息